herb

 

关爱许哥 从我做起

【短篇】时间飞行

太短了只打许哥的tag表达爱意大孙生快设定取用精诚所至许斌是初恋情人要带他玩随便一写来表达对大孙男友力的❤❤❤


许斌在去基地的路上遇见了手上裹着厚厚绷带的孙哲平,他叼一根烟,眯着眼睛,许斌不知道他有没有看见自己。

于锋现在飞的重火力轰炸机组代号为落花狼藉的K77,本来由孙哲平执掌,当初孙哲平的风格可算独树一帜,那叫一个桀骜不驯,走位非常狂,什么迂回以退为进他孙哲平没有听说过。要论K77,荣耀大队中再无人可与他比肩。孙哲平与张佳乐钻研的高难度打法繁花血景,应用到实战上一时间攻无不克,无人能复制,且载入教科书,为人所津津乐道。

孙哲平其人,原属第四中队,任队长。仙桃会战中张佳乐在两难之时,被迫放弃捞回落花狼藉的绝佳时机,去轰一组晶体机,把削掉落花狼藉右翼的紫色晶体炸成了粉末,挽回了战局。张佳乐全大队通报表彰,当年大评比仅在叶修之下,风光无限。但是孙哲平的左手伤势严重,积极治疗复建后,却再做不出什么精准的微操了,他认清这点,自己提申请调离了一线。

自此再无繁花血景。

那境况下,就是叶修来他也没有更好的选择,捞了孙哲平,二级防线被破,后果是无可设想的。就凭这一点,孙哲平就半句怨言都没有。

但是仙桃最后还是没守住,冯总看得长远,早早安排群众撤离,源点植下的时候,仙桃几乎成了空城。

许斌那时候还在训练营里天天上模拟机,放孙哲平眼里那还是毛都没长全的小屁孩。可这一战之后,这一批新兵不得已肩负起光荣使命,开上前线去了。许斌隐约记得同期的人是不下几十个的,但现在还能飞能动弹的也是没几个了,这留下来的人,个个成了一顶一的精锐。

比如他自己。


“孙队好!您……”许斌快步上前去敬礼,犹豫地看一眼那烟。孙哲平撇撇嘴说那么多规矩做什么,想教训我?许斌连忙说不敢,孙队今天怎么有空过来了?孙哲平把烟头丢在地上,抬脚踩灭了,“试飞,就你那独活。”

许斌一愣,“您亲自上机?”“时间紧,上头在催。”孙哲平看他那样子觉得好笑,“想看独活就来。”许斌连忙感谢,跟在孙哲平身后。

孙哲平这两年坐办公室,战术技术都搞搞,武装大队是挂名的一分队长,当然是要有两把刷子的。本来往高层走是一点问题没有,但作风实在懒散,组织纪律性简直是零蛋,最重要是他不听话,冯总气结,本想培养成管理人才,现在也索性不管他罢了。

叶修有天跑出来拽着张佳乐喝酒,把张佳乐喝到桌子底下去,大概自己也有些迷糊吧,就说大孙这个人啊,口是心非的紧,体能和操作是一点没落下,不定指着哪天还飞呢。


在下二层他们遇见了张佳乐和林敬言,许斌一想今天也是二队清理的日子了,看样子是刚下机回来。林敬言大概讲了个什么段子,张佳乐还搁那乐呢,就被孙哲平拽了小辫儿。“怎么还不剪,冯总看见了要批斗三天的。”张佳乐不看就知道这人是谁了,一个转身拿住了孙哲平,俩人在通道里僵持着。

“我当谁呢,稀客啊。”张佳乐把下巴一抬,手上加重了力道。孙哲平也不恼,听着张佳乐在那垃圾话瞎扯,倒是与林敬言寒暄了几句。“孙哲平你可没听我说话吧?喂,怎么不理我?”张佳乐揪住他衣领晃,叫孙哲平一只手给提溜开了。

“我任务,你别添乱。”孙哲平揉张佳乐的头发,手感还是一样好。张佳乐乎开孙哲平的手,“那你快去啊。”“这不是有人拦我吗。”张佳乐往后退了两步,“老林咱回,不跟这人扯了。”

孙哲平耸耸肩,偏头往里看,百花缭乱正冲着自己。说是百花缭乱,也不是孙哲平认识的百花缭乱了,火力配置不知比自己在的时候强了多少倍,涡轮还有形状大概也做了微调,两翼和机尾还漆了特骚包的桃红色,要孙哲平说真是面目全非。

“帅不,这是我上次立二等功冯总特批让我漆的,还是我选的色呢。”张佳乐打发了林敬言回去,自己又忘了刚才的话凑上来,看着百花缭乱腰板挺得特别直。“这破活哪队接的?真是有够闲。”张佳乐哼了一声,“涂料是你们新弄的反晶化的玩意,混点色而已,多大点事啊,冯总说了,这次要是打得漂亮,他能让我往上纹俩花呢。”

“有空多训练,别成天想那有的没的,去去,快回吧。”“我不,我看你飞。”张佳乐倚在墙上便不动了。“小心老韩回去单练你。”孙哲平看张佳乐把终端机拿出来扫描,大门缓缓合拢,穿过缝隙他又瞥了一眼百花缭乱,心里想的却是落花狼藉又会成什么鬼样子。上面从没让他接过落花狼藉,给他配了一架旧机,从火力到机体几乎全都是他一个人重新设计修改的,取名也交给他,叫再睡一夏,偶尔飞飞补给和救援,更多时候还是搁仓里落灰。

张佳乐一路说到下四层,说进了独活的机械仓,许斌想着平日里张佳乐也是没这么多话的。

张新杰的声音冷冰冰的,跟孙哲平说你迟了三分二十秒。孙哲平没搭理他,频道直接关了。K68启动,升空入轨,离地越来越高,孙哲平把视窗拉过去看张佳乐,他仰着头,风掀着他的刘海。他觉得左手操作起来还是有点不便,不过这都不打紧。

试个飞都不成,那还混什么啊。

孙哲平满不在乎。

张佳乐看孙哲平到了预定高度,开始提速了,他才发现孙哲平真是一点没变。孙哲平的基本功还是扎实,也不飞试飞轨,路线刁钻得要命,没有炫技的意思,但是飞得漂亮,干净利索,叶修韩文清谁的一看就能知道这是孙哲平在飞呢,许斌在一边鼓掌。独活飞出默示录层,孙哲平视线里出现了蓝色,张佳乐他们隔着那一片紫色和晶体碎片看得也不是很真切了。

就算是如今时间变了季节变了基地都重新翻修了,孙哲平军衔变了资历变了风评都变了,百花缭乱变了落花狼藉变了,四队的人淘洗了一遍新秀来当家了,但是孙哲平这个人还是没变。张佳乐估计张新杰把这事报上去,还是得把冯总气够呛,他一直都这么干的。

但是张佳乐心情特好,他看着K68在天际变成渺小的一点,日落之时,霞光刺目,一时睁不开眼。


fin

评论

© herb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