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b

 

关爱许哥 从我做起

【中短篇】【刘许】疲乏(5)

*私设 ooc 都市言情(并不是




心塞。

——————————————————————————————————

这之后又过了很久,从绿树成荫到满地金黄的落叶,然后到大街上空空荡荡,刺骨的风捎来冬天的消息。

许斌和刘小别好像形成了某种默契,许斌每天晚上重复着自己的工作,刘小别重复着艰难的起床,然后在独一无二的许斌的声音中沉沉地睡去,他知道许斌知道,刘小别总在听的。

算起来这之后有几个月没有见面了。

 

许斌站在冬日的夜里,仰头看看这个城市的夜空,比温暖的时候更显得安静和神秘。他把手臂抬起来,有冰凉的触感,等他把目光投回自己的手掌,只有小小的水渍晕开。许斌有点开心,他真切地触碰到了今年的初雪,不知道是不是会有好事情发生?

他这样想着就往前迈步,路上的商铺都紧闭着大门,只有各色灯牌还在发亮。走到拐角的小小的店面的时候,发现里面的白炽灯还亮着,大大小小的纸箱胡乱堆着,有人还蹲在里面手忙脚乱。许斌把手机拿出来看了一下时间,心想这个店主还真奇怪啊。也没有什么过多的感想他就拐进了巷子里。

走了几步许斌就退回来了。

许斌把头凑到门边,里面的人套了一件黑色的夹克,头发乱糟糟的,耳机挂在耳朵上,线连着撂在货架上的mp4,旁边放了一个收音机。他把很多一模一样的耳机堆得老高,然后还想继续往上摞,结果是显而易见的,许斌其实都有点不忍心看。

“日!”刘小别拍了一把大腿,然后扶着腰站在一堆耳机里手足无措。他只好先转了转脖子,然后就看见有个模糊的身影在门外站着。刘小别想都这个点了,闹鬼啊?还是收保护费的?他门边走了两步,mp4给拽到地上了,他懊恼地直接顺着线把它给捞过来直接揣兜里了,然后再抬头一看,刘小别也愣住了。

围着棉布格子围巾的人把手放在大衣的口袋里,光线不够刘小别看得不够真切,只是好像那人鼻尖儿都冻红了。正对着鼻子嘴巴这块都显现出一块薄薄的水汽,但也能看出那人在浅浅的笑呢。

刘小别猛地一发力把门推开了,速度之快撩起了他的发梢。

“你怎么在这!?”

“我刚下班啊。”许斌有点无奈地摊手。刘小别恍然大悟地点点头,“我知道我知道。”许斌也不说话,只是看着他笑。刘小别觉得气氛有点诡异,“呃,也别在外面站着了,这是干嘛呢,快进来进来,里面暖和。”刘小别不由分说地拉着许斌往里走,“你别跟我客气啊。”许斌小心翼翼地抬着脚,生怕踩到他的货。刘小别不知道从哪给他变出来一个小马扎,“你坐。”

许斌坐在小马扎上,被一堆纸箱子给包围了,他只能胳膊肘撑着大腿抬头看刘小别,也不知道说什么。倒是刘小别最近比较会没话找话,“你看,这店不错吧。”许斌环视一周,店虽然不大,但是位置不错,“我准备好好装一装,你觉得变形金刚主题的怎么样?”许斌往里面看了看,应该还有一间隔间和卫生间。“我觉得金刚葫芦娃主题的比较适合你。”许斌很少说这种话,用许斌式的语气,好像乍一听还挺郑重的。“滚一边儿玩去!”刘小别终于咯咯地笑了出来。

然后许斌就拼命地撑着他的眼皮坐在那看刘小别手忙脚乱,作为一个有爱心有良知的光荣党员,许斌是想帮刘小别一把的,起码指导一下他不要搞得这么难看嘛。但是刘小别不干,许斌一动他就伸手过来把许斌摁在那,“等天亮了我请你吃饭。”刘小别说。许斌叹了口气,这人还不听他的,倔的要命,非要摞,好像不摞出个央视大厦不算完的。许斌也不好坏了他的兴致,只好托着腮看他。

说什么不好的话,其实是不想吧。

许斌心里默默地嘲笑了自己一下。

 

“对了,好久以前你不是说让我帮你找房子吗?”刘小别转过头来看许斌,“你还记得啊,我都以为你忘了。”他把空了的大纸箱子用脚踢开,拿起裁纸刀刷的一下捅进了另外一个纸箱子。“那么你帮我找了什么好地方呢?”许斌犹豫了一下,看着刘小别飞快地走着刀把胶带纸割开。

“我家。”

刘小别差点割到自己手指头,但是他以刘翔做终点冲刺的速度把手抽回来了。“你说什么?”

“你也看到了,家里确实有地方的,而且我也不会给你高的报价。”许斌很诚恳地阐述自己的理由。“但是那不够说服我啊,你让一个不知道底细的人住自己家里去?许斌,你不缺钱吧?”刘小别把裁纸刀放下,倚着墙蹲下来,让他们的视线接近在一个水平线上。

其实许斌开口之前自己也酝酿了很久,他可能只是想帮刘小别一把,这附近出租的房子的价钱刘小别可能也不是承担不起,但是可能会有点吃力吧?许斌倒是可以给他个友情价,而且那些屋子条件也没有他那好,怎么看都是最佳选择。关键是许斌觉得刘小别是个好人,趁他夜班把他家搬空的事情应该不会发生吧?况且许斌以为他俩就够熟的了。可是现在刘小别居然说不够说服他,天地良心,许斌真的不缺钱干嘛一定要说服他住?

许斌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开这个口,可是刘小别这样说他居然很低落。

可是自己为什么啊?

“你不愿意就算了呗,那我给你推荐几个别的。”许斌迅速地说着然后拿出了手机。

“不,我住,谁说不愿意的?”

刘小别得意洋洋地一下子把许斌手机抽过来,“来谈谈价钱吧,三百一月如何呀?”

许斌终于忍不住“哼”了一声。

“门都没有。”

 

谈妥之后刘小别看起来很开心,“走走走,哥请你吃饭,然后就搬家,添张床就得了。”然后刘小别进去套了一件外套,把门拉开,天已经亮了,地上铺了洁白的积雪,“许斌你看下雪了!!雪!!”刘小别冲出去在门前面那块不停地跺脚,留下一个又一个他的鞋印,“你知道么许斌我特喜欢听踩雪时候的声音。”说这话的时候他已经把冬日清晨的美感踩得七零八落,许斌哑口无言地绕过刘小别,留给他自己的背影。

“喂,等等我!”刘小别追了上去,并且超过了他,在前面车站旁边的早点摊停了下来,“老板我要六个茶叶蛋,再给我六根油条。”许斌跟在他后面说你能吃完吗。刘小别一边付钱一边说能,“我一顿四个茶叶蛋妥妥的。”

然后刘小别就给许斌表演了一下他迅速吃掉四个茶叶蛋的技能,许斌没有给他鼓掌。

许斌看刘小别卖力地吃油条的时候他已经觉得自己快睁不开眼了,但是他居然有点庆幸,刘小别要搬来住了。他能每天都看到这个人了。

这到底,这些到底出于什么呢,许斌终于有点明白了。

他认命地咬了一大口酥脆的油条,“味道不错!“


tbc

评论(1)
热度(6)

© herb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