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b

 

关爱许哥 从我做起

【短篇】【刘许】许斌和他的十年不逝

现在在这边看球赛,所以一开始的准备全部都没办法准时送给许哥了,在这里先向他道歉。这篇后面写得非常匆忙,因为被赶着睡觉,再一次道歉了,回去我会好好修改的。

这一篇大概是小台球的番外了,算是,所以说看了这个这之后的发展都会比较明朗了。(小台球之后会改成一篇中短篇的)


这张图是我个人随便恶趣味了一下,要知道画自己男朋友是需要勇气的,何况这么难看呜呜呜呜,对不起男朋友了,就在人少的地方发一下,然后过几天再删掉好了。动作有参考jt。


所以我的一切一切啊,都只想祝你。

生日快乐!



———————————————————————————




许斌缩在酒店大堂的沙发里蹭wifi,冷气开得很足,他甚至想,上去吧,换一件长袖的衬衣来。许斌的手指在屏幕上点点画画,发了一条简短的微博,对着屏幕发了一会呆,依旧没有任何清脆的提示音传来,反而是听见不远处的球台区传来声响。

许斌于是稍微抬了抬头,就看见许多缩手缩脚的姑娘们拿着大包小包、马克笔和白纸,举着单反和手机,把身子藏在立柱、花瓶和沙发后面,只露出一个脑袋,留给许斌她们的秀发。

被簇拥的男人是现世界排名第六,在去年曾经排名登顶的最年轻的庞丁公开赛的冠军。拥有俊朗的外表,并且手握年轻的资本,以此赚得了很多年轻女性的青睐。排名有所下滑倒是因为他这个赛季大面积停赛,在田园,在海边,在商场里发自己的照片,看得出来这个假期惬意又舒适。

许斌想了想,自己好像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拥有过一个假期。

上个赛季一结束,自己就留在谢菲尔德练球了,闲暇时间也只是窝在宾馆里看录像,偶尔会和职业选手去酒吧喝酒之类的,不过到了一群男人的自拍时间他就会躲远了。那些是在平常日子也常常做的事情。许斌和每一个最普通的职业球员一样,没有与生俱来的才能,摄像机也很少扫过自己的脸,有时会因为作为国人在体育新闻上闪过几秒,有不上不下的排名,也认清现实不去追求所谓的最高目标。

因为是不可能的事情。

 

“你这话太丧气了。”许斌隐约记得有人曾经这么跟他说过的。

啊,是谁呢。

他抬起右手在脸上抹了一把,低头的时候手机屏幕已经完全黑了下去,他可以在那上面看见自己的脸。明明是而立之年,建设宏图伟业的大好年纪,在崭新赛季来临的时候,许斌却觉得自己看起来很疲惫,脸上好像写着睡眠不足的字样。许斌轻轻地叹了一口气,然后把屏幕摁亮,最顶端的是很简短的他刚刚发出的微博:生日快乐!

刷新之后弹出了寥寥的提示,无锡赛的官博也眼疾手快地转发了,并且写着:“我国职业斯诺克选手许斌在比赛期间迎来了他的三十岁生日!我们祝福他取得好成绩!”许斌拿手指蹭了蹭屏幕,然后回复了一条:“谢谢!”

然后他提起沙发旁边的黑色球杆盒,用一顶和白色衬衫非常不搭的棒球帽压住了头发,有人过来拍拍他的肩膀告诉他时间到了,外面天气还是阴沉沉的,也没有风,稍微有一点闷热,许斌用手拽了拽领子,上了大巴。

许斌靠在窗边的位置,在脑袋里迅速地过了一遍今天的对手的资料,是位走位特别精准的年轻球员,此前他们也没有交手记录。仅仅过去几分钟,许斌就发现没有什么东西可想了,他又把手机抽出来,发现收到了几位圈内人的祝福,许斌一条一条地点开看,然后一条一条地认真回复。

许斌闭上眼睛,觉得自己要睡着了。

 

许斌从小到大经常做的一个梦,是支离破碎的,红红绿绿的。

许斌小时候的教练是一个个子高高的姑娘,话很少,会拿球杆抡许斌和刘小别。

刘小别不打斯诺克很多年了。

许斌和刘小别在偏僻的球台打球,那是许斌人生中第一次单杆破百,他开心得要命,竟然试图把刘小别抱起来,刘小别也笑,语气里故意夹带了一些不屑,“你离147还远着呢!乐什么乐!“许斌哼了一声,”你打呀!你来打!快点!“刘小别撸起袖子说打就打,哥给你来个147。许斌说就你,你装什么装你。刘小别来劲了,他说你可别逼我,我可是什么事都能干得出来的。

许斌笑得前仰后合,坐在吧台上等着看好戏。

然后视线又变得模糊。

许斌的妈妈给许斌交了昂贵的学费,希望他在这方面能有些出息,可是许斌却拿着写着老师家地址的纸条一路狂奔去找刘小别。当时刘小别正在蹲在离学校不远的马路牙子上吞云吐雾,烟头的火光明明灭灭,许斌看不清刘小别的脸。“我给你这个,你以后别抽烟了。”许斌也蹲下来跟刘小别平视,伸手把刘小别手里的烟扔得老远。刘小别很不耐烦地看着他,“小孩一边儿去,别这儿碍事。”刘小别把沾着许斌掌心的汗的字条揉成一团,以漂亮的抛物线丢出去了。“你干嘛!!?”许斌显得有点着急,他跌跌撞撞地跑到马路中间去捡,擦着一辆车跪倒在地上。“不看路啊!脑子有问题!?”有人从车里探出头来骂。刘小别都傻眼了,打火机和烟落到地上,往前几步揪住许斌的领子把他拽了回来,“你他妈真是脑子有病是吧,你在这死了你妈得把我弄死知道吗?这就不是把你带坏的事儿了!”许斌直挺挺地站着,胸腔剧烈起伏,他也被吓得够呛,但是还是摆出强硬的样子瞪着刘小别,把字条小心翼翼地摊开。

“你去,你比我适合,你有天赋。”

刘小别的眼圈在五分钟之后,微微地发红了。

 

很多片段飞速地在许斌眼前穿行,然后在一处停下了。

刘小别垂着脑袋,站在漂亮女人面前,一张参赛证四分五裂地躺在大理石地板上,许斌拼命地上去拦住漂亮女人,结果换得卯足劲儿的一巴掌,打得许斌跌坐在地上,脑袋翁翁响。然后漂亮女人开始大哭起来,刘小别深深鞠了一躬,然后扭头就跑,许斌咬牙切齿地看着自己的母亲,追了出去。

他们在漆黑的,充斥着城市角落阴暗的,散发着异味的小巷子里扭打起来,他们看不清对方,只是发泄一般地挥着拳头,后来两个人就抱到一块儿了,较劲一样地锢着对方,把人压碎一样地那种使劲。

刘小别和许斌在没人的小巷里接吻。

那都不算接吻,没有这么拙劣的接吻。

刘小别当时感觉自己脸湿漉漉的,可是他又没哭啊,那哭的一定是许斌了。

许斌后来想,我才没哭。

 

有人来推许斌了。

许斌发现自己在车上睡着了,他猛地站起来,发现看不清东西,头晕晕的,眼前是刘小别的脸。走了几步四周变得清晰,旁边的人听许斌这么说,拍拍他的肩膀跟他说这是体位性低血压,没事的。许斌在球员室喝了一杯热水,向他们竖起大拇指表示自己很好。

 

场馆的灯非常刺眼,许斌对着摄像机挥挥手。

他稍微抬头扫了一眼,上座率真是可怜,两排都没坐满,至于那个戴着口罩,坐在最上面一排的男人,你这样很滑稽的,而且戴个墨镜就以为别人不认识你了吗?真是跟以前一样可笑。

许斌耸耸肩,觉得心情突然好起来。

“今天,也要拿下!“





fin

评论(2)
热度(10)

© herb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