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b

 

关爱许哥 从我做起

【中短篇】【刘许】疲乏(3)



*私设 ooc 都市言情(并不是


我感觉,这篇,不会短了,绝望。因为莉莉太太一直在给我鼓励交流(指导),所以觉得能继续写下去了,非常感谢她!(鞠躬

(bgm特别适合在那个半夜一个人那段的嗯)


——————————————————————————————————


刘小别最近很烦躁。

刘小别觉得自己已经很久没有见过许斌了,也许在别人看来仅仅是一个星期,七天平凡的日子而已,以非常快的速度就溜走了。就连早晨六点二十分准时把收音机打开,都不再能听到许斌带着笑意的:“各位听众早上好!”了。刘小别憋了一肚子话想说,可是没人站在树底下听了。

刘小别再也,没能看见背着黑色背包的许斌一只手插在口袋里,从夕日欲颓的远处走到他面前了。刘小别刚开始觉得自己是丢掉了一个脾气很好的树洞,然后越来越不对劲。他不知道该怎么定位许斌,更不知道怎么定位自己。

但是他开始给许斌以前留的栏目邮箱发邮件,却也石沉大海,没人应答。接着他连续听了整整两天许斌所在的频道,听得耳朵都开始发痛,也只是把耳机拔出来,窝在小躺椅上,把收音机搁在自己面前,好像盯着它看就能把许斌看出来一样。然后天又黑了下来。

许斌好像消失了。

刘小别说骗鬼呢,我才不信。

 

“你说许斌?我们台的?”

姑娘的手揉着自己头发的小卷儿,看面前的刘小别哼哼唧唧了半天问她一句:“你们台许斌呢?”姑娘脸上写满了同情,“许哥可真是惨,这不,节目调到凌晨三点去了。”刘小别听了觉得自己有点不好,这一周他都是听到睡着,有时候早晨起来收音机还在那响呢,“历史上的体育今天”还在播,不过换成一个声音尖细的小姑娘,听得刘小别浑身起鸡皮疙瘩,洒一手水。刘小别握着拳头,有点咬牙切齿:“居然不告诉我,太不够意思了。”姑娘看他模样好笑,“你跟我们许哥什么关系啊?”

“我跟……我……”,一时间刘小别不知道怎么回答她,然后想了一下说:“我可是他的忠实听众!”刘小别自己不住地点头,以为这样能让自己的话更有说服力。然后迅速摆摆手,再不搭理那姑娘,感觉心情舒畅的很。

此时看街上穿行来往的车辆,走得似乎顺了起来,街上人们也并不是疲于奔命,行路匆匆的模样了,倒是各色景致都显出生机热闹,他收拾了东西转场去打工的店里,连给人端喝的都是嘴角挂了笑的。

 

“各位听众深夜好!我是许斌,现在是北京时间三点整,接下来让我们了解一组新闻快讯。”

刘小别揉揉眼睛,把被自己一巴掌拍没声的闹钟放回床头柜。他晃晃悠悠地下了床,窗帘没有拉上,夜色好得不得了, 皎洁的明亮的的光洒在窗前的地板上。刘小别推开窗户,把纱窗拉回来,非常轻的夜风刮进来。屋子里这时候只剩下了许斌的声音,在小小的空间内盘旋,然后把刘小别填满。在窗边站了好一会,刘小别摸出自己的大蒲扇,爬上床盘着腿坐在凉席上。

“ET1半决赛在刚才已经结束了,希金斯4-1战胜卡特,今天巫师状态很好啊!现在我们来听一组赛后的采访……”

刘小别摇完扇子又站起来在凉席上踱小步子,走够了又躺下来摆出一个大字,眼睛看着天花板不知道在想什么。结果没等节目播完刘小别就睡着了,姿势很奔放,表情很柔和,好像正在做一个很好的梦,大概是梦见许斌了吧。

这之后的每一个晚上刘小别都会定一个三点的闹钟,他的起床气不是盖的,闹钟两个月叫他扔出去一个砸在墙上,还有两个是拍坏的。这是为什么刘小别从来不敢拿手机上闹钟的原因。

 

刘小别手机上显出陌生号码的时候他迟疑了一下要不要接,因为刘小别当时第一反应以为是他,手指都按下去了才觉得自己真是可笑。

“小别啊!还记得我不?出来见个面呗!”电话那边的人是个姑娘,兴致勃勃的样子。

刘小别隐约觉得这个声音耳熟,正想问你谁啊,然后大脑里飞快地闪过了一些零碎的记忆片段。

“柳非!”

 

柳非的头发染成了栗色,细碎的刘海服服帖帖地顺在她的额头上。柳非穿了一条黑色的雪纺长裙,有点飘飘欲仙的感觉。刘小别有点难以置信,不太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站在外面屈起手指敲敲落地窗,柳非转过头来隔着玻璃看到刘小别的脸,摆摆手示意他快点进来。

“你这也太夸张了,说吧受什么刺激了,怎么搞的跟个姑娘一样。”刘小别空着手来的,只是把手机和钥匙从口袋里掏出来放在桌子上,然后坐下,拿眼斜柳非。柳非撇了撇嘴,把刚拿起来的咖啡又放下了,“你可看清楚了,本姑娘是货真价实的一个美女啊!”“净扯淡,你大二的时候跟周烨柏单挑的录像我还有。”“我的天啊,单挑石头剪刀布你也不放过吗。”

扯了半天白烂话,刘小别终于忍不住问:“你找我来干嘛?你不远万里从韩国飞回来暑假就是跟我闲聊的?”柳非忽然闭上了嘴,眼睛笑成月牙,“你想赚钱吗?”刘小别往后缩了缩身子,“先说好,违法的事我可不干,我也没有卖身的打算。”柳非说你想什么呢,你怎么还是那么不纯洁啊。

“我想在网上开个店,我们搞个妆品代购,不过我得找个人帮我发货。”柳非轻描淡写地揭晓了她来找刘小别的谜底。

“什么玩意?代购?”刘小别表示不理解。于是柳非花了几分钟跟他讲了讲自己的规划,刘小别一开始觉得这姑娘真的是来逗自己玩的,后来越说越靠谱,刘小别不禁在柳非描绘的宏伟蓝图里小小沉浸一下。

“说干就干!就这么定了!”刘小别豪迈地一只手拍桌子,把从旁边经过的服务员小哥吓一跳,差点砸盘子。

柳非拎着背带细细的黑色皮包,不失豪迈地站在路口向刘小别挥手,然后闪身消失在人流里。

“什么嘛……明明就不是个姑娘。”刘小别也挥挥手,心里做着打算。

“刘小别?”刘小别一转身差点把个人撞了,那人往后连连退了几步,居然报出他的名字。刘小别还没看清人是谁,听声音便已经知道了。“许斌!!”刘小别又惊又喜,不知道这个时候是应当伸出双臂给他一个巨大拥抱,还是一巴掌抽过去喊:“你丫的最近死哪去了!”

 

许斌困得要死,今天月会,他节目完了之后在办公室里趴着稍微睡了会,然后有人就来叫他开会,迷迷糊糊听完了,在本子上随便划拉两笔,现在只想赶紧回家睡觉。现在撞上刘小别,打个激灵,完全醒了。“你好……”许斌发现刘小别的目光特别奇怪,好像有鄙视,里面掺了点哀怨,他不知道说什么,只好干巴巴地打招呼。“我现在,做半夜的节目。”许斌小声说。“我想告诉你的,可是那天你不在……”

“我不在你就走啦!!然后再也不跟我说一声了?你这人怎么这样!”刘小别看起来挺生气的,伸手推了许斌一把。推完刘小别有点脸红,明明跟人家非亲非故的,连朋友都算不上,现在做这事是干嘛。

“对不起,是我不好。”许斌站稳了身子,很好脾气地还跟刘小别道歉。

刘小别也不知道说什么了,感觉好像自己理亏些,其实人家并没有做错什么,他只好瞪许斌,大概想把眼珠子瞪出来。


tbc

评论(4)
热度(8)

© herb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