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b

 

关爱许哥 从我做起

【中短篇】【刘许】疲乏(1)

*私设 ooc 都市言情(并不是

我敲完这些字觉得大概又会坑一篇 呜呜

之后就会加油复习 考试之后就会专心写那篇斯诺克paro的了!为了换本子!(不是这个目的

许哥的生日也要近啦 生贺完成度不到百分之十跪在地上哭起來了

———————————————————————————————

许斌从大楼里走出来的时候,觉得浑身酸痛,提不起力气,他把脑袋仰起来,活动了一下脖子。高楼广厦的缝隙中,隐约能看到天际染了一层亮色,朦朦胧胧高挂的是月亮——并不是那么圆。出来的时候看了看门上挂着的电子时钟,大概已经十七号了。

他摸出带着消毒水味的医用蓝色口罩,挂在耳朵上,向前走去。

 

许斌的作息时间和大多数人不同,他在本地电台做一档深夜的体育节目。也无非就是念稿,有时候会请到嘉宾来解说比赛,偶尔稍显生气和热闹。也有喜欢他节目的人会跟他写邮件闲聊,然后得知一些不能在节目中说的带着个人色彩的见解。

许斌有时候会在结尾放一些周杰伦的歌,自己哼着收拾东西。这个他和刘小别的共同爱好在今后的生活里他也没有打算丢掉。

许斌把手抄进口袋,手指在碰到冰凉的线绳的时候他打了个机灵,然后整个人定定地站在那里不能动弹。

几秒之后他有些不耐烦地从左边的口袋里抽出一副没有拆封的银色耳机,从右边的口袋里掏出一把糖果色的耳机。许斌叹了口气,试图把它们捋顺些,但越折腾好像越混乱。他索性就举着这些线,走到垃圾桶前面,但迟迟没能把手放开。

许斌不能放开手,他给自己的解释是“没有浪费东西的习惯。“

他很小声地嘟囔着这句话,想证明什么,大概是想说给自己听吧。他把手收回来,把一团耳机用力捏了捏,又塞回了口袋。

小别,又雾霾啊。

 

许斌的公寓离广电大厦并不是很远,他用散步的缓慢速度也只用十五分钟便能走到了。许斌提着鞋子站在门口,发现架子空了半边,原本随意丢在上面的颜色跳跃的鞋子全都不见了,剩下的死气沉沉的中规中矩的皮鞋和运动鞋都是他自己的。

许斌手一松劲儿,就能听见鞋子砸在地上的声音。他只穿着袜子冲进卧室,把衣橱拉开,顶上的几个格子空空如也。许斌把手撑在抽屉上,闭上眼睛疲惫地捏了捏鼻梁,然后把衣柜合上。

许斌又走进厨房,发现昨天自己采购回来的菜肉都还在,只不过柜子里所有的泡面全都不知所踪了,这个屋子里许斌是绝对不会吃什么泡面的,只有刘小别能搞这些东西回来。他空口答应许斌扫一个月的地才被允许把泡面放在家里的,这些事到头来还是许斌在做。但是许斌现在想的却是刘小别又不会好好吃饭了。

他迅速冲进卫生间把自己剥光,打开喷头,并没有出来热水。这些他都是知道的,许斌咬牙淋着冷水,整个人都给冻透了,简直心飞扬。出来之后也没有仔细擦擦身子,就用被子裹住自己,睡了过去。进入梦想之前他迷迷糊糊地想,果然一个人睡双人床还是有点太大了啊。

顺便,他真的觉得自己已经精疲力竭了。

 

刘小别没有去租一个新屋子,他从往上买来一张折叠床,放在他码着货的小隔间里。他搬了把小马扎埋头理清出来的东西,发现了好多进回来之后就忘了的物件,于是又去搞了搞货架,准备便宜出了。

刘小别卖的东西很多,不过他主要是卖耳机的。刘小别是靠卖耳机捞得他的第一桶金,于是他觉得这一辈子都离不开耳机了。刘小别找的耳机有很多物美价廉的亲民款,足够客人好久都不用再来一趟的那种,用过的都说好。也有非常特立独行,走在街上人都要多看两眼,还有些会让人说“神经病啊!“的耳机。还有作为刘小别的私人收藏,非常非常昂贵的耳机。

跟他相熟的客人大概都会知道刘小别的“女朋友“,挂价五万的Muramasa。现如今被关在玻璃盒子里,放在刘小别的折叠床旁边,擦都不用擦的,他每天都不知道摸多少遍。许斌听刘小别说自己的宝贝收藏的时候特别无奈,表示自己终于知道刘小别为什么从来都存不起钱来。

“女朋友嘛,可是不能随便给外人看的。“他这么说了。

其他的收藏他比较大方地摆在外面展览,偶尔会有识货的人来,刘小别便放下不爱搭理人的架子,拉着人去促膝长谈了,也有客人委婉的提出能否转让给他们,刘小别一般都会爽快的答应,除了心痛一番,也会开心它们有了新主人。

除此之外刘小别卖一些他喜欢的书和漫画,并且还在和现在正在韩国的大学同学一起在网上开店做妆品代购。

总之刘小别非常忙,他恨不得一天有四十八个小时。所以他经常没空吃饭,或者说根本懒得吃饭。这件事情在遇见许斌之后有了极大的改善。刘小别第一次吃许斌做的饭的时候,那架势,吃得他眼泪都要出来,拉着许斌的手说你也别干什么劳什子播音员了,去开个小饭馆吧啊。要是许斌没坐在他对面的话刘小别一定要把盘子舔舔干净。

不过现在没有了。

刘小别逼着自己马上停止回忆,他把塑料盖子揭开,头埋进了蒸腾的热气里。往嘴里填了一大口泡面,两个腮帮鼓鼓,盘算着这个时间许斌应该睡上有一会了,然后又摇摇头,觉得自己不应该再去想他。换一副淘宝腔,开始给姑娘答疑解惑。脑袋里把许斌的影子往边上拢了拢,把一会去发货的事情提了上来,于是站起身去找胶带把纸箱子封起来。

大清早的就有穿着校服的学生把门推开,站在门口问他有没有耳机卖。刘小别说有的,想要什么价位的?学生说要便宜好用的。刘小别笑了说那你真是来对地方了。学生报出一个手机型号,然后刘小别回头从架子上找。就看见随意地放在那的唯一一张许斌和刘小别的合影,他俩都不爱拍照,男人嘛,总不能每天举着个相机在那瞎拍。他拿起来看了一眼,又放回了原处。

学生说我可以用用试试吗?刘小别嘴里还有泡面,含混不清地说你用你用,声音听起来有些奇怪。过了好一会学生挑好了付钱,然后看起来挺高兴地说谢谢然后道别离开了。

这时候屋子里又静了下来,刘小别突然觉得没什么食欲,大概是这几年叫许斌的菜给惯坏了,泡面也吃不太习惯了。他把盖子合上,回到叮叮作响的电脑旁边,弯下腰打字。

刘小别其实没有睡醒就爬起来了,也没睡几个小时,现在看电脑的字都有些模糊。

他很累,觉得自己也已经精疲力竭了。


tbc

评论(9)
热度(8)

© herb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