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b

 

关爱许哥 从我做起

【许斌中心】【短篇】【刘许】never depart

防雷提醒

防雷提醒

防雷提醒

防雷提醒

防雷提醒

防雷提醒

GC设定 有私设 严重ooc 是不想写在精诚所至里面的一个情节 

 因为我把男朋友写死了我真的是粉不是黑我不是黑我不是不是不是不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不是他真的是我男朋友呜呜呜呜呜呜

我真的把我男朋友写死了你们确定??你们想好了??只有我这么有病你们不要看了。。。。。。。

???

???

无法接受请关掉好了QAQ



我只是觉得无论在不在一个世界 他们都是一直在一起的 为了彼此 可以去做任何事的两个人 一直一直都会相爱着的 

就是这样的两个人

许斌在我心里就是一个有着献身精神的 强大意志的 温柔的 善良的人 他是不畏惧失败 甚至是死亡的人

———————————————————————————————

许斌提着AA-12在城市里漫无目的地走,他时不时地伸出手去碰一碰插在胸前口袋里的最后一支疫苗。距离他的身影几千米以外,许斌的信号发射器被随便地丢在地上。和破碎的紫色晶体、瓦砾堆在一起,闪烁着最后的微弱的红光。

如果袁柏清或者高英杰看到他的所作所为一定觉得他疯了——两个小时前许斌为了摘掉发射器把左腿上的一块防护服给生生切了下来,贴着皮肤的二级防护服根本不足以抵御如此高浓度病毒的空气,裸露出来的部分迅速开始发生癌变。

目睹了这些的许斌没有什么表情,他的眼睛没有光泽,灰暗破败得像纸。

他知道第四次默示录很快就要来临了,任何人都不能阻止生命进化的意志。

他从城市的中央开始行进,一路上干掉了四个妄图和弱小平民抢夺疫苗、食物和水的暴徒,把自己的压缩饼干分给了几个小孩,最后一个大眼睛的姑娘扯扯他的背包的时候他无奈地摊了摊手,表示自己弹尽粮绝了,于是小女孩坐在地上大哭起来,许斌叹了一口气,摸了摸小姑娘的头发,他说:“对不起啊。”

 

许斌不知道自己要去哪,总之他不想回到那座高塔里等死,距离自己上一个任务执行失败已经有一天过去了。

他亲手操作END RAVE射杀了今天最后一位重毒癌变的平民,是一个睁大眼睛盯着炮口的妇女,泪水混着血液顺着脸颊滑下来。拉下操纵杆的时候他脑袋里一片空白,事实上他从一开始就很抗拒执行这样的任务。总之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只有漫天的血雾。

刘小别和周烨柏站在他身后,他可以想象他们看着巨大END RAVE的目光有多么的不可思议,以至于许斌下来消毒清理的时候刘小别冲上来一把揪住了许斌防护服的领子。

“许斌你这个疯子!你知道你杀了多少人吗?!有什么必要?这些事情到底有什么必要?“许斌隔着面罩看刘小别的脸很模糊,他不想解释什么。

他们不能不完成任务,否则他们就领不到疫苗。

从前这种事情都是他跟着队长去做,把年轻的,充满希望的队员们远远扔在后面,时间到了再会目标建筑集合。许斌每次都只默默地往晶体碎片上喷洒药物,脑袋里在想队长到底是怎么做到的。他看得见队长每次收队的时候,盯着自己的双手,脸上极度疲惫和厌恶的表情。

而这些事情终于轮到他去做。

他不想杀人,不想杀人,他真的不想杀人,他一直觉得自己是个好人,虽然队长也杀了很多人但他还是认为队长是个好人。但他没法接受自己是善良的,因为他还是开枪了,他成了背负罪恶的人。

 

这一天是十二月十九日,这个世界上所有生命的时光,仅仅剩下五天了。

不相信默示录的大有人在,刘小别就死活不信,他从小接受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熏陶,坚决不信牛鬼蛇神,三观超正。可是许斌却信,大概是从队长离去的那天开始,他发现已经有这么多生命逝去了。活下来的人,又能走多远呢?刘小别跪在队长前面,强忍着哭腔信誓旦旦地保证一定会找出散播病毒的人,把他打成筛子。许斌那时候很想抱抱刘小别,来抑制一下自己身体的颤抖。

刘小别和他只是炮灰一般的小兵,像所有的普通人一样,被高层欺骗,被领导者欺骗,被这个世界欺骗。在沦为只为求生不择手段的魔鬼之前,仍然怀着希望,仍然想要战斗,想要保护别人。

许斌已经看懂了,但他和队长一样无能为力。

许斌觉得刘小别这样也挺好。

有希望就好。

 

周烨柏玩命地拦着抓着刘小别,因为他看起来很想拧下来许副队的脖子。许斌把自己的磁卡塞给周烨柏,让他们拿着这个去领这周的疫苗。“那你呢?“”我去那边看一看,周烨柏来驾驶END RAVE。“刘小别咬牙切齿,可是许斌又说:”这是命令。“

许斌自顾自地说,然后调头就往相反的方向离去了。

刘小别看着许斌的背影,觉得很悲伤,许斌不是这样的人,他知道的。可他不知道许斌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他想,许斌回来之后一定要好好问一问他,最好把他摁在地上狠狠揍一顿。

这一天是少有的好天气,漫天的霞光洒在废墟上,好像可以回到过去。

 

许斌看了看防护服上的电子表,是夜里的两点三十五分。他呼出了一口气,防护面罩上立刻附上一层白雾。寒气从左腿源源不断地灌入他的身体,许斌整个人都像一冰块。他把一直护在胸前的最后一支疫苗抽出来,准备靠它短暂地再延长一会生命,好回忆一下自己和刘小别的过去。

他刚刚回忆到自己调入五中队第三个月刘小别被队长罚绕基地跑六十圈的场景。其实到第三十一圈的时候天就已经黑透了,队长叫许斌把刘小别领回来,给个教训就够了。于是许斌在夜色里看见的刘小别都快软成泥了,但他还是不愿意停下来,他甩开许斌的手,拼命地往前冲着。那时候刘小别是多么倔强,他坚决不愿意低头,是一个真正的少年啊。许斌只好呆呆地站着,看着刘小别,看了一夜。

许斌想,那个时候,自己就已经,心动了吧?

刘小别第一次驾驶END RAVE的时候,就拿了综合测评的满分,一中队的叶修队长称赞他为百年难遇的高速驾驶员。刘小别美得不行,要冒泡了。他拽着许斌给他看成绩表,许斌想说我看见啦,我看见啦,只是被他勒的喘不过气,但心里也很高兴。刘小别笑起来,真是很好看呢!

刘小别说,许斌!……虽然你是个男的,不过我!还是!喜欢你。刘小别说这话的时候低着头,有点害羞。虽然现在有什么可恶的默示录病毒,但是我绝对会保护你的。许斌听着他非常中二的发言,抿着嘴笑了。刘小别看他的样子,恼羞成怒,想上来打他。许斌顺势就抱住了刘小别,刘小别的身体僵硬了一下,也用力抱住了他。

许斌想说你真的是太用力了,我真的要被你勒死了。

但是他还是很高兴。

 

许斌睁开眼睛,发现有小男孩正在拽他的手指。他看着许斌脸上的癌变,有些畏惧他的样子。然后小男孩招招手,眼里写满恳求,示意自己跟着他走。许斌觉得身体很沉重,他挣扎着站了起来,跟着他走到了废墟的一角,发现那里趴着一只奄奄一息的,半边身子都被癌变覆盖了的博美。“求你救救它!求求你了!”小男孩抱着小狗,就不愿意放手了。许斌觉得自己真是很惨,他居然把珍贵的疫苗打进了一只狗的身体。

脑袋绝对有病。

“在最后的日子来临之前,它是不会死的。”许斌哑着嗓子,如此说道,然后就晃晃悠悠地离开了。

 

如果抹着眼泪的小男孩能回头看一眼的话,就会看到一个穿着白色防护服的士兵,直挺挺地倒在了路的一旁,他的眼睛合上,像是睡着了。许斌很困,大概只有刘小别那样的人,才会一直精力充沛,上窜下跳吧?

到刘小别从这里有些失控的经过的时候,只剩下了满地的,耀眼美丽的紫色晶体碎片。

这一天是十二月二十四日,失落的圣诞前夜。

 

拯救世界的人,还是出现了。

他带来了生命之光,夏娃的歌声被剪断,结晶化的人们恢复了原样。

第四次默示录没有发生。

生命进化的意志,被这些强烈地热爱着生命,想要存活下来的人阻隔了。

被毁坏的城市,飞速地重建起来,而与此同时,人的心灵也逐渐被修补得完整,温暖。刘小别拿到了解禁的档案,了解了在绝望年月里绝望的生存法则。他第一次没有愤怒地跳起来,而是非常怀念许斌,泪水流了满面,他忽然地也并不怨恨他了。

之后他会活下去,大概会和许斌在的时候一样吧,因为许斌,还有所有人,都根本没有离开。

 

two years later

 

刘小别把凤梨酥装进一个小瓷盘里,放在窗台上。“从今天起我就是五中队的副队啦,今后我也会一直加油的!“

他在窗前站了一会,然后把制服搭在肩膀上,冲出了宿舍。

依旧是天气非常好的一天。

fin

评论(9)
热度(5)

© herb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