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b

 

关爱许哥 从我做起

【许斌中心】精诚所至 1

*许斌中心 设定来自GC+私设 是一个奇怪的设定

大概重新开始写了 这之前有将近一万字了 但是对那些东西没有感情了于是就重新开始了!

总之没有cp向 ooc严重 文风奇怪 请谨慎阅读

许哥咱宣你

关爱许哥,从我做起。

——————————————————————————————


许斌叼着牙刷从卫生间出来,在床的一角摸到了铃声大作的终端机。从被子里抽出来之后许斌可以更加清晰地听见“咱当兵的人,就是不一样”这样的振奋人心的曲调。

这来源于上周冯总开周总结指导会议的时候张佳乐的终端机响了。

总之听了一句“菊花台,满地伤”之后一屋子的人沉默了好久,叶修首先反应过来开始拍桌子扯着韩文清大笑。韩文清的脸非常黑,总之让人觉得很想揍叶修一顿,或者随便身边谁都好。

方锐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从韩文清身边弹开在林敬言怀里缩成了一个球体,林敬言非常无奈地笑了,很好脾气的摸摸方锐的头发好像在摸什么小动物。接着整个会议室充斥着噪音。

冯总面部表情特别僵硬,他把手写的演讲稿卷成了筒状,对着桌子猛敲了一下。“你们一个个的,都是要造反啊!”一屋子的人于是都瞬间闭上了嘴,只有孙翔的豪迈笑声的尾音还在回旋。冯总用非常凌厉的眼刀剜了孙翔一眼,于是一切声响像凭空被剪断一样消失了。

令人惊讶的是冯总既没有没收张佳乐的终端机,也没有把叶修从楼上一脚踹下去。他深深深呼一口气继续讲起来。

紧接着的第二天人们在食堂门口发现了一张巨大的红色倡议书,倡议大家将终端机的铃声更换为励志向上的红色经典歌曲,《当兵的人》这首歌在推荐曲目中被重点标红。

这封倡议书的字里行间充斥着“你不换我下面重点标红的那首我就弄死你”的意味。王杰希站在布告栏前面沉思了一会,把刘小别叫过去说把全队人的终端机都收上来,统一更换冯队倡议的铃声。

柳非作宁死不屈状把终端机护在怀里。王杰希说:“谁允许你往终端机上乱贴东西的?都弄下来,迅速执行。”柳非耸着脑袋去刮粉色的亮晶晶水钻去了。

 

许斌等这首歌都快放完才回过神来,指纹扫描解锁之后发现是张新杰发来的下周的工作安排表。令许斌吃惊的是下周三的例行任务居然要用到独活,扳了扳指头算算他也有三个月没有飞过K86了。

二月会战之后独活就被送去修缮和更新,关榕飞和许斌关于尾翼的向外倾角和搭载对空导弹的问题上断断续续讨论了一个星期,在模拟器上飞过几十次才最终确定下来方案。在这期间他一直在飞A-10,飞得正顺,了解程度可以与独活比肩了。这个那时候他脑海里浮现出来独活崭新的样子,心有些痒。

他冲回厕所猛灌水漱口,套上外套就往基地跑。王杰希在半路把他拦住了,”小许,你干嘛去?”“队长,我想看看独活。”王杰希皱了皱眉头,把手里的文件合上。

“还在做最后调试,你去了张新杰也不会给你权限进去。”许斌一愣,下周三就要飞现在还在调试?试飞次数肯定都达不到。王杰希看他欲言又止的样子拍拍他的肩膀,“一会开会你就知道了。”许斌挠了挠头,于是跟着王杰希一起去会场。

周泽楷和江波涛站在电梯门口,见他们过来江波涛很迅速地向他们问好:“王队和许副都这么早啊……”,周泽楷在原地一动不动地站了一会,电梯来的时候才点头表示你好,我看见你了。

其实许斌也不知道周泽楷是什么意思,他又不是江波涛。关键是上个月七中队的精锐刚被抽掉到南部海域去执行任务了,据说还要长期驻扎在岛上,看走时候的架势好像准备把家都安在那不回来了,怎么突然又出现了?许斌想想也就知道肯定是出大事了,都敢让调试期的机子上天了他们还有什么做不出来的。

会场果然是人挤人,人挤人。高英杰已经把五中队的坐全都占好了,刘小别挂着耳机把身子藏在周烨柏后面。

“小别,开会的时候别听歌。”

王杰希走过去说。刘小别丧气地把耳机塞进兜里,小声嘟囔怪周烨柏没提醒他队长来了,周烨柏说我干嘛提醒你,刘小别说我都把我早饭唯一一个卤蛋让给你了。周烨柏白他,那是因为你吃了唯二两个。

这个时候张新杰坐在上面敲了敲话筒,他把投影仪的倍率放大再放大,好让每一个角落里的人都能看清楚。然后他回头看看坐在灯光打不到的地方的冯总,示意他要开始了。

“现在我们开始。“张新杰顺着他的耳麦的数据线。

”将各位从四面八方召集回来,从百忙之中脱身回来,并不是没有原因的。通过今天这个会议我国整个战场的结构可能都要发生改变。“下面的人都抿着嘴,但不能掩饰他们目光里的惊讶和询问。

接着喻文州上来放了一段视频,画面首先是一个看起来很普通的紫色晶体构成的源点。接着画面颜色反向,结构图清晰展现出来。源点被纵向一分为二,中心部分有一个在坐各位都十分熟悉的结构。

在笔试考试中许斌花了二十分钟画了它的简图。

而这张图片可以说是打破了所有人的认知规律,从此档案、资料和教科书都将被改写。

“如各位所见,这是上个星期我们损失了六个无人机队带回来的源点。“喻文州直接站在那接过话筒对着说。

他用手指在屏幕上画了一个圈,“这是我们以前在晶体母体上切割出来的生殖腔的结构,也就是说这样一个普通源点也能具有产出新源点的能力了。我们现在还不能判定它是如何形成的,或者说我们对于默示录病毒的了解程度根本就是凤毛麟角。我们一直以来都是通过损失生命,损失战斗力才得以作出匆忙的应对,这一点是无法否认的。”

张新杰接着说:“这个发现对于我们来说,或者对于整个世界来说都是毁灭性的消息。现在并不是时候来认识人类面对默示录时的渺小与无力,我们能做的只有,面对。”

许斌觉得作为军方他们更多的应该鼓吹凭借他们,凭借人类是能够战胜一切的,甚至偏激得可以凌驾与一切之上。

但他们会这么说就肯定是冯总的授意,这更让许斌觉得惊讶。会场里静得出奇,喻文州和张新杰也沉默了好久,冯总的脸笼在阴影里,没有人能看清他的表情。

“但是,我们是有对策的。”这个时候叶修直接翻了上去,把终端机连上开始调文件。

“相信你们都收到小张发的周安排表了,我们定于下周三开始为期一周展开对第一批,也就是十个具有生殖能力的源点的打击任务。”

叶修从口袋里摸出烟顺手想点,被王杰希把打火机抽过来撂给坐在第一排的韩文清了。一时间冯总和韩文清都恨铁不成钢地瞪他,而喻文州和张新杰根本不屑加入对叶修的鄙视活动中来,他们已经把资料都摆好了。

会一直开到后半夜,从会场出来才有人觉得饿。

陈果给叶修打电话说食堂已经准备好了,让他招呼着全都过去。许斌一天没喝水口干舌燥,刘小别走过来撂给他一瓶剩没几口的农夫山泉,“他们几个都喝过了,你不嫌吧。“许斌摇摇头,仰头全灌进肚子里。

刘小别在去食堂的路上一个字都没蹦出来,只是看见楼里的灯光的时候说:”真烦。“这很不像他,其实连黄少天都不太像黄少天,他和叶修喻文州走在他们后面,走了五分钟居然只说了不到五十个字。

许斌抬头看看天,天气非常好,很适合夜间飞行,星星都历历可数。许斌觉得自己是爱着这片蓝天的,他愿意这一生都在那里翱翔。

可是啊,只要天空是蓝色的,只要人们都能活下去,能展露笑颜的话。

理想志向皆可抛。

这时候他觉得有些疲惫,但仍旧不能停止前行的步伐。


———————————————————————————————

tbc

评论(2)
热度(4)

© herb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