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b

 

关爱许哥 从我做起

流年如許公式站:

TIGERLILY:

这次终于轮到我的手出镜了……

跟你们share一下流年如许第三次(最终)打样的结果,多灾多难的大厚本终于可以见人了……

感谢 @Gei吉   和 @鶴  的Guest

定价五十元。

这本台湾地区虽然也没有通贩,但是可以团购,需要的话可以问吉太////v////

天窗:http://doujin.bgm.tv/subject/38258

印调(投票截止时间出错关掉了,所以只能手动留言,麻烦大家):http://quanzhigaoshou...

【短篇】时间飞行

太短了只打许哥的tag表达爱意大孙生快设定取用精诚所至许斌是初恋情人要带他玩随便一写来表达对大孙男友力的❤❤❤


许斌在去基地的路上遇见了手上裹着厚厚绷带的孙哲平,他叼一根烟,眯着眼睛,许斌不知道他有没有看见自己。

于锋现在飞的重火力轰炸机组代号为落花狼藉的K77,本来由孙哲平执掌,当初孙哲平的风格可算独树一帜,那叫一个桀骜不驯,走位非常狂,什么迂回以退为进他孙哲平没有听说过。要论K77,荣耀大队中再无人可与他比肩。孙哲平与张佳乐钻研的高难度打法繁花血景,应用到实战上一时间攻无不克,无人能复制,且载入教科书,为人所津津乐道。

孙哲平其人,原属第四中队,任队长。仙桃会战中张佳乐在两难之时...

一个简短的repo

 @永久居留 

拿到本子的时候真的是一把辛酸泪,想想最开始准备去妖都,后来又去不了到处找姑娘代购,最后没能拿到莉莉老师的情书(躺倒),即使这样还是非常感谢莉莉老师给我们发糖,感谢帮我买本的姑娘,感谢命运,感谢女神带来这部作品,感谢许哥感谢别哥,感谢我们伟大的社会主义,社会主义好啊!噢,刘许也好,好好好。

(以上是废话)

总之以前也有聊过这俩人,实在是适合一块生活过日子的人噢,就感觉特别好,特别好,平平淡淡的小打小闹着过,搞不出轰轰烈烈(也不会想搞啦),在一起就会觉得舒服,安心,并且心意相通,在一起互相开导与成长,可能会有争吵,但是最后还是走向平静与安宁。现在在一起并肩...

记一下先

“很久以前,微草大陆上有一位没有名字的锻造师,他绝顶聪明,是他创造了那块盾牌。”


1

刘小别的剑是木头做的,属于劈人人不动,砍一剑都怕折了的低级货。刘小别在上学的路上经常用小刀磨这把剑,木头越来越薄,尖端锋利无比。

有一天,他成功地把自己手指头扎破了。

豆大的红色血珠挂在刘小别的食指上,袁柏清把刘小别不知道名字的又细又长的草缠在他的指头上,打了一个漂亮的蝴蝶结。

“你知道这什么吗?考试要考的。”袁柏清问。

刘小别摇摇头。

袁柏清说就知道你不知道,但是我就不告诉你。

刘小别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毅然决然地转过身去骑上扫把,袁柏清看不见他的表情。这中间大概隔了念一个浮...

【中短篇】【刘许】疲乏(5)

*私设 ooc 都市言情(并不是


心塞。

——————————————————————————————————

这之后又过了很久,从绿树成荫到满地金黄的落叶,然后到大街上空空荡荡,刺骨的风捎来冬天的消息。

许斌和刘小别好像形成了某种默契,许斌每天晚上重复着自己的工作,刘小别重复着艰难的起床,然后在独一无二的许斌的声音中沉沉地睡去,他知道许斌知道,刘小别总在听的。

算起来这之后有几个月没有见面了。


许斌站在冬日的夜里,仰头看看这个城市的夜空,比温暖的时候更显得安静和神秘。他把手臂抬起来,有冰凉的触感,等他把目光投回自己的手掌,只有小小的水渍晕开。许斌有点开...

【短篇】【刘许】许斌和他的十年不逝

现在在这边看球赛,所以一开始的准备全部都没办法准时送给许哥了,在这里先向他道歉。这篇后面写得非常匆忙,因为被赶着睡觉,再一次道歉了,回去我会好好修改的。

这一篇大概是小台球的番外了,算是,所以说看了这个这之后的发展都会比较明朗了。(小台球之后会改成一篇中短篇的)


这张图是我个人随便恶趣味了一下,要知道画自己男朋友是需要勇气的,何况这么难看呜呜呜呜,对不起男朋友了,就在人少的地方发一下,然后过几天再删掉好了。动作有参考jt。


所以我的一切一切啊,都只想祝你。

生日快乐!


———————————————————————————


许斌缩在酒店大堂的沙发里蹭wifi...

一个正经的群宣


我不要脸地占个TAG了 就不占单人的了 谢谢观赏

数字的→

254795061

(顺便,加入这个群还可以玩莉莉的,经常吃刘许的都懂→莉莉=可爱的太太)

【中短篇】【刘许】疲乏(4)


*私设 ooc 都市言情(并不是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许斌被瞪得有点发毛,他挤了一个笑容出来,想找点话题。接着刘小别就伸手一把抓住许斌的胳膊,往前拖着走。“你要干嘛?”许斌踉踉跄跄地跟在他后面,也没有甩开刘小别,偷偷看刘小别的手,他觉得那人的手掌很大,手指骨节分明,很厚实。

“吃早饭去,小爷请你!”

“哈?”许斌抬起手腕看看表,“现在哪能有早饭啊。”刘小别想了想,太阳都那么高了,应该大爷...

【中短篇】【刘许】疲乏(3)



*私设 ooc 都市言情(并不是


我感觉,这篇,不会短了,绝望。因为莉莉太太一直在给我鼓励交流(指导),所以觉得能继续写下去了,非常感谢她!(鞠躬

(bgm特别适合在那个半夜一个人那段的嗯)


——————————————————————————————————


刘小别最近很烦躁。

刘小别觉得自己已经很久没有见过许斌了,也许在别人看来仅仅是一个星期,七天平凡的日子而已,以非常快的速度就溜走了。就连早晨六点二十分准时把收音机打开,都不再能听到许斌带着笑意的:“各位听众早上好!”了。刘小别憋了一肚子话想说,可是没人站在树底下听了。

刘小...

【刘许】Snookered(1)

*年龄操作 ooc 私设 以及斯诺克paro


因为看了jt三年(贾德特鲁姆普,是一位职业斯诺克选手,希望大家喜欢他。最近他要来无锡参加比赛,我大概会去见他。) 所以有了这个梗

虽然说看了很多比赛 真的让我写还是很困难的

于是大家就将就着看吧 欢迎捉虫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许斌记不清楚这个人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出现的,就像他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开始有了这个习惯一样。

那些叼着烟的,油腻的大人们,偶尔有那样的人...

1 / 2

© herb | Powered by LOFTER